小满财经网

欢迎访问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V神新书《Proof of Stake》精读解析(七)

全书的第一部分-预挖矿

第五篇论文 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发表自以太坊博客,2015年1月23日。

内容摘要

  • DAO的价值在哪里?相比传统形态的组织管理有什么优势?这是很多人追问的话题。V神认为DAO的价值在于通过机制设计和技术支撑,可以更大程度促进人们合作,而非互相背叛。可以更大程度促进多赢,而非谋求单方的利益最大化。获益的种类不局限于金钱,也包括公益事物。

  • 提出超理性概念,通过机制设计和技术支持,消除人们对信息的不对称;消除人们对信息处理能力的差异;单纯以道德、诚信的维度对合作中的人进行评价;并充分保护有道德的人;鼓励人们从善,剔除不值得信任的人,形成信任循环。

  • 当下中心化组织和互联网在信息公开、信息对称方面有些改进,但仍然是非常不足的,而且为一些人提供了更强的读心(看穿别人底牌)和欺骗能力。这类合作模式,有必要从进一步提高透明度和激励的角度进行改进。

  • DAO的理念和优势在于通过公开源代码,确认无论参与者是谁,DAO都会极大的朝向特定的目标,即DAO的思想和方向是确定的,使得欺骗行为被看得一清二楚,甚至组织的“思想”也不可能作弊。

  • DAO分为两个层级,第一层及只能做简单的参数调整,这需要外部输入,没有自治理;第二层级具备做出决策的自治理能力,再次提出Futarchy理论,价值投票,对赌信仰,详见下文背景信息。

  • DAO的局限性:公益问题可能不在可受益的范围内,因为机制都没有解决大规模多方激励问题,无法排除一些不值得信任的人。但随着社会的复杂度不断增大,DAO也许会做出一些价值。

译者观点

  • 结合上一篇论文《在烟囱上(割裂的孤岛)》我们可以看出,V神眼中的DAO是一种合作机制、信息公开、预测、决策管理等要素的组合,其本质目的是鼓励人们合作,实现多方利益最大化。

  • 笔者对当前生态圈内DAO的分类,一是蹭热度类,根本不符合DAO的宗旨,冠以公益事业之名,实为资金盘;二是徒有其表类,实质只是信息发布网站、论坛、一键发DAO等,这些是DAO所需要的,但缺乏内在气质;三是中心化基本应用类,项目方通过协商和投票方式决定是否上币、利益分配比例、国库支出等,其中一些项目由旗帜性人物秉承着DAO精神,暂以中心化方式推动去中心化愿景;四是去中心化基本应用类,如IDO投资、利润分配、处罚质押金等场景,规则和代码公开透明且透明,不会被人为干涉和操纵,但所能实现的功能尚比较局限。也许当下还有其他第五类,但基本最多达到V神所提及的I类DAO的级别,尚不具备II类DAO的去中心化自治理层级。

  • 未来DAO的关键特征应包括公开透明、去中心化、团队利益最大化、量化激励、身份绑定、隐私与安全、采集更多可信数据和人工智能,即实现一个智能决策和利益分配的组织和平台。Futarchy试验仍将继续。

  • 当下一些致力于做事的项目普遍反应用户的投票参与率低,如何激励用户参与是个很有挑战的话题。但如果用户投票参与率高就一定有好的收益吗?还是要回归本质问题,DAO的初衷是鼓励人们参与,鼓励合作,将利益最大化。如何才算是有效的参与和合作?还是应该以为贡献思想、贡献技术、贡献资金支持、贡献活动执行等有助于生态发展的维度审视。那么对于思想和技术领军人、技术人员、运营人员、投资者、用户、其他项目方、监管者等各类不同的角色,应保持开放合作的心态,依据优先级制定差异化的合作模式和激励模型。如果单一的认为不需要思想输入,只需要资金支持,或者抱定一种技术路线而忽视更多的创新,那么项目的前行之路就少了一些胜算。

内容简要翻译(顺序有调整,内容有删减)

在加密 2.0 领域,许多人对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概念的一个常见问题是:DAO 有什么好处?如果一个组织的管理和运营被束缚在公共区块链上固定的代码上,相比传统的路线有什么根本的优势?与普通的股东协议相比,区块链合约有哪些优势?特别是即使支持透明治理和保证不作恶治理,个体组织开放核心源代码并削弱自己,竞争对手可以在闭门竞争时看到他们的计划,他们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有很多方法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对于已经明确致力于慈善事业的非营利组织的具体而言,他们缺乏个人激励,但致力于改善世界,而自己没有获得金钱收益。对于私营公司,如果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可以将自己的信息和智能引入到计算中,基于信息论论点,治理算法会有更好的工作效果,这是因为根据机器学习的既定事实而言,通过增大数据量与调整算法相比,可以更大的提升效果。然而在本文中,我们将采取不同的,但更具体的路线来分析。

什么是超理性?

在博弈论和经济学中,大家广泛认同,通过不同合作方式会带来不同的结果,个人可以通过两种方式中的一种方式行动,相互“合作”或“背叛”对方。如果每个人都合作,每个人都会过得更好,但不管别人做什么,每个人都会自己背叛更好。结果故事发生了,每个人最终都背叛了,因此人们的个人理性导致了最糟糕的集体结果。最常见的例子是著名的囚徒困境游戏。由于许多读者可能已经看到了囚徒困境,增加趣味性,我提出 Eliezer Yudkowsky 更疯狂的游戏版本来:

假设有 40 亿人,不是整个人类物种,而是其中很大一部分,目前正在经历一种只能通过物质 S 治愈的致命疾病。然而,物质 S 只能通过与异次元的奇特AI,唯一的目标就是获得最大化的回形针数量,物质S也可以用来生产回形针。回形针最大论者只关心它自己宇宙中的回形针的数量,而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能生产或者威胁要破坏回形针。我们以前从未与回形针最大论者进行过交互,并且永远不会再与它进行交互。就在维度连接崩溃之前,人类和回形针最大论者都将有一次机会为自己争取一些额外物质 S ,但是这个过程消耗一些物质 S。

从务实的和道德的角度来看,我们做出背叛的选择是有合理的,另一个宇宙中的一个回形针不可能值十亿条生命。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看,背叛会造成多出一个回形针,而它的代码赋予人类生命的价值恰好为零。因此,它将背叛。然而,这导致的结果对于双方来说,显然比人类和人工智能合作所带来的收益要糟糕。但是,如果人工智能要合作,我们可以通过背叛,来挽救更多的生命,对于人工智能来说也是如此。在现实世界中,许多小规模的两方囚徒困境是通过贸易机制和法律体系执行合同和法律来解决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存在一个上帝,对两个宇宙都拥有绝对权力,但只关心遵守优先的协议,人类和人工智能可以签订合作协议,并要求上帝同时防止双方背叛。当没有预先签订合同的能力时,法律会惩罚单方面的背叛。

当然在许多情况下,人们有时会处于道德考虑行事和合作,即使这不利于他们的个人处境。但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呢?我们是由进化产生的,进化通常是一个相当自私的优化器。有很多解释,我们将关注的一个是超理性的概念。

超理性考虑

以下对美德的解释,由大卫弗里德曼提供:

有对人类的两个观察。首先是他们头脑内部和外部发生的事情之间存在着实质性的联系。通过面部表情、身体姿势和其他各种迹象,至少能让我们了解朋友的一部分想法和情绪;第二是我们的智力有限,我们无法在做出决定的时间内考虑所有的选择。用计算机的术语来说,我们是实时运行的计算能力有限的机器。假设我希望人们相信我具有某些特征,我诚实、善良、乐于帮助我的朋友。如果我真的有这些特征,那么投射它们就很容易,我只是做和说看起来很自然的事情,而不太注意我在外界观察者面前的表现。他们会观察我的言语、行为、面部表情,并得出合理准确的结论。但是,假设我没有这些特征。我(例如)不诚实。我通常诚实行事是因为诚实行事通常符合我的利益,但如果我能从中获益,我总是愿意破例。现在,在许多实际决定中,我必须进行双重计算。首先,我必须决定如何行动,例如,这是否是一个偷窃而不被抓住的好机会。其次,我必须决定我将如何思考和行动,我的脸上会出现什么表情,我会感到高兴还是悲伤,如果我真的是我假装的那个人。如果您需要计算机进行两倍的计算,它就会变慢。人类也是如此。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是很好的骗子。如果这个论点是正确的,这意味着如果我真的很诚实(和善良和……),我可能会在贫乏的物质条件下过得更好,例如,有更高的收入,而不是我只是假装是,仅仅是因为真正的美德比假装的美德更有说服力。因此,如果我是一个狭隘自私的人,我可能会出于纯粹自私的原因,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在别人看重的那些方面更有德行。争论的最后阶段是观察我们可以变得更好,靠我们自己,靠我们的父母,甚至可以靠我们的基因。人们可以而且确实会尝试训练自己养成良好的习惯,包括自动说真话、不偷窃和善待朋友的习惯。经过足够的训练,这些习惯就会变成品味,做“坏”的事情会让一个人不舒服,即使没有人在看,所以一个人不会去做。过了一会儿,一个人甚至不必决定不做。你可以将这个过程描述为综合良心。从本质上讲,只要你能侥幸逃脱,就很难令人信服地假装有德行而贪婪,因此对你来说真正有德行更有意义。许多古代哲学遵循类似的推理,将美德视为一种培养的习惯。大卫弗里德曼只是为我们提供了经济学家的常规服务,并将直觉转化为更易于分析的形式主义。现在,让我们进一步推动这种经验。简而言之,这里的关键点是人类是公开的代理人,我们的每一秒行动,我们基本上间接地公开了我们的部分源代码。如果我们真的打算表现得很好,我们会采取一种方式,如果我们只是假装很好,而实际上打算在我们的朋友脆弱时立即采取行动,我们就会采取不同的行动,而其他人通常会注意到这一点。这似乎是一个缺点。然而,它允许一种与上述简单的博弈论代理不可能的合作。假设两个代理人 A 和 B 都有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准确地“阅读”对方是否“善良”,并且正在玩一个对称的囚徒困境。在这种情况下,代理人可以采用以下策略,我们假设这是一种良性策略:

1. 尝试确定对方是否是良性的。

2.对方有道德,合作。

3.如果对方没有道德,背叛。

双方将合作,并获得更大的回报。如果一个善者与一个非善者接触,善者就会背叛。因此在所有情况下,有德的代理人至少和无德的代理人获得一样的收益,但通常获得更好的收益。这就是超理性的本质。

尽管这种策略看起来有些不自然,但人类文化有一些根深蒂固的实施机制,尤其是与不值得信任的代理人有关,他们努力降低自己的可读性,请参阅普遍的格言,即你永远不应该相信不喝酒的人。当然,有一类人可以令人信服地假装友好,但实际上每时每刻都在计划背叛,这些人被称为反社会者,他们可能是这个人类所建立的系统的主要缺陷。

中心化的手动控制组织…

这种超理性的合作可以说是过去一万年来人类合作的重要基石,即使这些简单的市场激励可能会导致背叛,但人们也可以彼此诚实。然而,也许现代大型中心化组织带来了一个副产品,即赋予了人们读心的能力,可以高效地欺骗他人,这使得这种合作更加困难。现代文明中的大多数人都获得了丰厚的利益,但他们间接资助了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某些人将有毒废物倾倒到河流中,以制造更便宜的产品。然而,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我们间接参与了这种背叛,公司为我们做肮脏的工作。市场如此强大,甚至可以套利我们自己的道德,将最肮脏和最令人讨厌的任务交给那些愿意以最低成本出卖良心的人,并有效地将其隐藏起来。公司可以让营销部门制作一张笑脸作为他们的公众形象,由一个完全不同的部门对潜在客户发起甜言蜜语。这第二个部门甚至可能不知道生产产品的部门比他们更不道德,不美好。

互联网经常被誉为解决许多组织和政治问题提供了方法,实际上它在减少信息不对称和提供透明度方面做得很好。然而,就超理性合作的可行性而言,它有时也会使事情变得更糟。在网络上即使作为个人,人们也不会那么公开自己,因此在实际上打算欺骗时,也更容易表现的更善良。这是在线和加密货币领域的诈骗比线下更常见的部分原因,并且可能是反对将所有经济互动转移到互联网上的主要论据之一,即加密无政府主义(另一个论点是加密无政府主义失去了施加无限惩罚的能力,削弱了一系列经济机制的能力)。

可以说,更大程度的透明度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个人是中度公开,当前的中心化组织公开较少,向世界左、右、中心不断随机地发布信息的组织比个人更容易公开。想象一个世界,如果你甚至开始考虑如何欺骗你的朋友、商业伙伴或配偶,你的海马体左侧有 1% 的机会会反抗并将你的想法的完整记录发送给你的目标受害者以换取 7,500 美元的奖励,这就像公开型组织的管理指标盘。

这本质上是对维基解密背后的创始意识形态的重述,最近,一个受激励的维基解密替代品 slur.io 的出现进一步在表面上推动了这一形态。然而,维基解密的成立是阴暗的,而中心化组织的阴暗将依然存在。或许激励,加上让人们从雇主的不当行为中获利的类似预测机制,将打开闸门以提高透明度,但同时我们也可以采取不同的途径:为组织提供一种方式他们自己自愿地、彻底地、公开、超理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 . .和 DAO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作为一个概念,其独特之处在于其治理算法不仅是公开的,而且实际上是完全公开的。也就是说,即使是透明的中心化组织,外部人员只可以大致了解组织的气质,而使用 DAO,外部人员实际上可以看到组织的整个源代码。现在,他们看不到 DAO 背后的人的“源代码”,但有办法编写 DAO 的源代码,这样无论参与者是谁,它都会极大的朝向特定的目标。最大化人类平均寿命的 futarchy组织与最大化回形针产量的 futarchy 组织会有很大不同,即使是完全相同的人在运行它。因此,不仅组织会在每个人开始作弊时让别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组织的“思想”也不可能作弊。

现在,使用 DAO 的超理性合作会是什么样子?首先,我们需要看到一些 DAO 实际案例:赌博、稳定币、去中心化文件存储、每人一个 ID 数据提供、SchellingCoin 等。但是,我们可以将这些 DAO 称为“I型DAO”:它们有一些内部状态,但基本没有自治理。他们几乎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通过 PID 控制器、模拟退火或其他简单的优化算法调整自己的一些参数以某些效用指标最大化。因此,他们在很小的意义上是超理性的,但他们也相当有限和愚蠢,因为他们只能依靠外界因素更新,而这些外部因素并不是超理性的。

为了更进一步,我们需要 II 型 DAO:具有能够在理论上做出任意决策的治理算法的 DAO。 Futarchy、各种形式的民主和各种形式的外部主观协议的治理(即在存在实质性分歧的情况下,DAO 将自己克隆为多个部分,每个提议的政策都有一个部分,每个人都选择与之交互的版本)。这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尽管其他基本方法和这些方法的巧妙组合可能会继续出现。一旦 DAO 可以做出任意决定,那么它们不仅可以与人类客户进行超理性的交易,而且还可以与DAO之间彼此进行潜在的交易。

超理性的合作可以解决哪些常规合作无法解决的市场失灵问题?不幸的是,公共事务问题可能不在范围之内;这里描述的机制都没有解决大规模多方激励问题。在这个模型中,组织之所以让自己去中心化、公开,是为了让其他人更加信任他们,因此未能做到这一点的组织将被排除在这个“信任圈”的经济利益之外。对于公共产品,问题根源是无法排除任何人受益,因此该策略失败了。但是,任何与信息不对称有关的事情都在这个范围之内,而且这个范围确实很大,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欺骗在许多方面将变得越来越容易,也越来越难以监管甚至理解,现代金融体系只是一个例子。也许 DAO 的真正前景(如果有前景的话)正是在这方面提供帮助。

背景补充

什么是Futarchy?

Futarchy是由经济学家罗宾·汉森(Robin Hanson)提议的一种政府形式,在这种政府中,民选官员可以确定国家福祉的衡量标准,而预测市场则可以用来确定哪些政策将产生最积极的效果。它被《纽约时报》命名为2008年的流行语。futarchy的想法后来被引入到了区块链和DAO的上下文中,使其更接近于实际的实现。该理论主张“价值投票,对赌信仰(vote on value, but bet on beliefs )”。包含两层含义:一层为,个人通过投票决定国家是否执行某个政策,转变为对度量标准进行投票。然后由预测市场选择出最合适且最优化度量标准的政策。也就意味着,预测市场为政府的效力创建了一个晴雨表。另一层为,在Futarchy治理中,参与者赢了,便可从中获利,错了,就会亏损。本质上便是,“用钱说话,口说无凭”。这要求参与者将更多的精力集中于提案的本身,收集、研究更多的深度信息而非无关的社交活动。

然而,Futarchy 自提出以来,其参与度一直备受质疑。预测市场是零和博弈。参与者需要付出除预测投票之外的其他成本,这对于参与者而言是不合理的。最终导致参与度很低,市场深度不足,进而专家和分析公司无法从收集信息的过程中充分获利。加之,价值的复杂性、政策的缓慢性,使得Futarchy 并没有在任何一个政府中得倒应用,甚至在公司治理中都没有真正的实现。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

赞 15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 » V神新书《Proof of Stake》精读解析(七)

评论 抢沙发

  • *
  • *
  • Q Q(选填)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二

12/06

V神新书《Proof of Stake》精读解析(七)

全书的第一部分-预挖矿第五篇论文 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发表自以太坊博客,2015年1月23日。

登录

记住我

注册